首頁 > 精品賞析 > 【拍賣資訊】鬼神使之非人工——齊白石《篆書七言聯 》賞鑒

640.jpg




1.png


1.jpg


北京榮寶22秋拍

LOT 328

齊白石(1864-1957) 篆書七言聯 

1924年作

水墨紙本  立軸

127×29cm×2 

RMB 1,500,000-1,800,000


鈐?。喝偈「晃?、鬼神使之非人工、白石翁、木居士

款識:叔章仁兄先生兩正。甲子冬,齊璜。

釋文:朋友善書包氏訓,夫人能畫趙家風。

鑒藏?。毫秩觊?、家在新洲雙柳間、林汝楫藏、林汝楫寶玩


出版:《中國現代書畫鑒定》P203,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2006年。





2.jpg

出版物






3.jpg

附贈送收藏家林汝楫書法對聯兩幅

(138×33cm×2 / 138×33cm×2)





齊白石最使我們熟知的兩個身份,一是畫家,二是印人,至于他的書法造詣,常常為人們所忽略。他曾自言:“我詩第一,印第二,書第三,畫第四?!标P于齊白石的書法取徑,他自己總結說:“書法得于李北海、何紹基、金冬心、鄭板橋與《天發神讖碑》的最多。寫何體容易有肉無骨、寫李體容易有骨無肉,寫冬心的古拙,學《天發神讖碑》的蒼勁?!笨梢?,齊白石并非如傳統帖學滋養下的書家那樣,以“二王”閣帖為依傍,而是獨辟蹊徑,學習一些個性風格強烈的書家,且從碑學中受益良多。在諸多書體中,齊白石的篆書獨樹一幟,其字形介于篆隸之間,收放有致,結體頗具匠心獨運的奇險與大膽,充分顯示出內在營構能力,可謂大氣磅礴,老辣厚重與稚氣天真渾然統一。




4.jpg

局部








這些書法特點,在這幅寫給方叔章的對聯中也有呈現。此幅對聯款識為:“叔章仁兄先生兩正。甲子冬,齊璜?!笨芍軙藶榉绞逭?。



方叔章,原名表,長沙人。清光緒八年(1882年)九月生于南京。1902年留學日本,入早稻田大學,攻警政?;貒笕螐V東警察學堂堂長,曾參與“籌安會”活動。1928年后,任國民政府農礦部、行政院秘書??谷諔馉帟r期,任天水行營秘書長,后辭職退休。1948年回湘,與中共湖南地下組織建立聯系,策動程潛起義。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任省人民政府委員、省軍政委員會顧問、省人民監察委員會委員、省文史館副館長等職。




5.jpg

方叔章長沙故居(方叔章公館)




6.jpg

中央人民政府任命通知書







關于齊白石同這位湖南老鄉的交游,有一些材料可供考察:1919年,齊白石定居北京,住法源寺。他曾于《為方叔章作畫記》中曰:“余作畫數十年,未稱己意,從此決定大變,不欲人知,即餓死京華,公等勿憐,乃余或可自問快心時也?!保ü澾x自《齊白石研究》P66,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1959年。)《為方叔章作畫記》不僅表明齊白石與方叔章有過交往,還為其創作過書畫作品,交往記錄還有齊白石自己的日記為證。








7.jpg

齊白石 《癸卯日記》 北京畫院藏



(廿七日,為人作畫記云:余友方叔章嘗語余曰:公居京師,畫名雖高,妒者亦眾,同儕中間有稱之者,十言之三必是貶損之詞。余無心與人爭名于長安,無意信也。昨遇陳師曾,曰俄國人在琉璃廠開新畫展覽會,吾儕皆言白石翁之畫荒唐,俄人尤荒唐絕天下之倫矣。叔章之言余始信然。然百年后蓋棺,自有公論在人間,此時非是,與余無傷也。)



又見齊白石《芙蓉游魚》題跋:“余友方叔章嘗語余曰,吾側耳竊聞,居京華之畫家多嫉于君,或有稱者,辭意必有貶損。余猶未信,近晤諸友人,面白余畫極荒唐,余始信然。然與余無傷,百年后來者自有公論?!?/span>



8.jpg

局部






再來看齊白石的篆書,他大約從三十四歲開始學習篆書,他的篆書和傳統意義上的小篆結體有所不同,在結字上更多的是注重空間布白。他一改傳統篆書的結字體勢,刪繁就簡,變圓為方,在看似規整的空間里營造出豐富的變化,在看似笨拙的字形中演繹出通脫圓融。在篆隸相間中抒發豪邁、放逸、自由創造的精神意趣。尤其是他70歲后,取法秦漢,書風更為方勁健挺,錯落有致,生動自然。






9.jpg

局部




這幅篆書對聯,用筆深沉厚重,筆如刀契,力透紙背,逾古逾妍,彌古而堅。他一改傳統小篆的“玉箸”般的形態,更具書寫性,轉折加重頓筆,縱橫涂抹,不與點畫細微處斤斤計較,既有秦篆的雄強質樸,又有以古為今的勃勃生氣,整體氣息雄強,墨色如凝漆,行筆生澀老辣,沉著痛快,令人嘆為觀止。此作的結字多作長方形,疏密對比強烈,橫平豎直,端正穩重,大開大合,左右橫突,筋骨強勁,有一種長槍大戟的灑脫和沉著舒張的寬博。其用筆和結字形成一種對比和統一的關系,用筆藏頭護尾,而結字卻以長方形構成平面,橫豎、斜筆交相輝映,富有新意。整幅作品給人一種返璞歸真的感覺,一種教化之外的自然意趣,一種樸實可愛的藝術感染力。齊白石篆書與其篆刻相輔相成,“書從印入,印從書出”,最終形成這種穩健蒼勁,筆畫縱橫,簡潔老辣,力能扛鼎的獨特風格。蘇東坡曾說“ 我書意造本無法”,齊白石也繼承并很好地闡釋了這種書學思想,強調書法創作中要自立門戶,不單一的依傍前人,師古而不泥古。但應當明白,“無法”并不是隨意涂鴉,而是在熟諳經典以后的跳脫。

10.jpg


12.jpg




拍賣預告
精品賞析
  91精品国产偷窥一区二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