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精品賞析 > 【拍賣資訊】皇家敬造,大慈至圣——明萬歷皇帝為生母慈圣皇太后御制法寶

640.jpg




1.png

1.jpg

明刻本 西天取總經題名


2022北京榮寶秋季拍賣法緣際會,特誠心募集到兩部萬歷皇帝朱翊鈞生母李太后祈愿刊刻的佛經,皇家尊崇,雍容華貴。Lot2322明刻本 《西天取總經題名》,此經后刊牌記,上覆荷葉,下托蓮花,刊文“大明慈圣皇太后發心造”。



2.jpg

萬歷皇帝御制 佛說大慈至圣九蓮菩薩化身度世尊經


LOT2323《佛說大慈至圣九蓮菩薩化身度世尊經》,此經末刊御制龍紋牌記,原宮裝,開本敞闊,大氣磅礴,栩栩如生,中鈐皇家內府朱文方印“廣運之寶”,刊文“...大慈至圣九蓮菩薩...大明萬歷四十四年歲次丙辰十一月十九日印施”。此經存世珍罕,并保留皇家的鈐印制式,為頒賜所用,珍貴無比。孝定李太后崇信佛教,在各地頒賜佛經,捐資修建廟宇,甚至被神化,坊間有“九蓮菩薩”的傳說,李太后崇信佛教的舉動對推動佛教在晚明的復興具有舉足輕重的作用,而此經正是對這段歷史的最佳佐證。



3.jpg

《萬歷皇帝御制 佛說大慈至圣九蓮菩薩化身度世尊經》


據周紹良先生統計,此經《佛說大慈至圣九蓮菩薩化身度世尊經》存世極為少見,《道藏目錄詳注·萬歷續道藏》中也亦未著錄,檢閱全國,現僅有中國佛教圖書文物館藏一冊。此件為目前唯一萬歷皇帝為其生母御制御覽之明代皇家宮廷法寶。



4.jpg


《萬歷皇帝御制 佛說大慈至圣九蓮菩薩化身度世尊經》尾鈐皇家內府朱文大印“廣運之寶”。

關于此經卷末尾鈐蓋明代皇帝御璽“廣運之寶”一印,是皇家頒賜的憑證。

明代內府刻書上亦是常鈐之,如北京大學圖書館藏明正統內府刻本《五倫書》六十二卷,其卷端即鈐此印。這種習慣當起始于永樂年間,北京圖書館及北京大學圖書館藏永樂年間內府刻本《大明仁孝皇后勸善書》二十卷,卷首及序文年月上均鈐有“厚載之記”大方??;中國佛教圖書文物館藏。萬歷七年(1579)“慈圣宣文明肅皇太后發心命工繡梓”之《教乘法數》即鈐有“慈圣宜文明肅皇太后寶”玉璽,鈐蓋這些寶璽的都是皇家的頒發之書,因此特鈐宮廷璽印識別,也是宮廷御制品的重要標志。



5.jpg

《西天取總經題名》尾刊李太后牌記


萬歷年間,明神宗曾為順應生母李太后菩薩之尊號,曾頒布過兩部經書:《佛說大慈至圣九蓮菩薩化身度世尊經》與《太上老君說自在天仙九蓮至圣應化度世真經》。借此兩部經的機遇,我們打開400多年前孝定李太后,九蓮菩薩稱謂和明晚期崇佛活動的那段塵封的歷史。



一、李太后與九蓮菩薩稱謂



6.png

孝定皇后李氏



孝定皇后李氏(1546年-1614年),后世有傳名彩鳳,女,漢族,北直隸順天府漷縣(今北京市)人,明穆宗朱載坖的妃嬪,明神宗朱翊鈞的生母。十五歲進入裕王府,為裕王朱載坖生第三子朱翊鈞,進而由都人(宮女)升為側妃。裕王登基后被封貴妃,地位僅次于陳皇后。萬歷元年(1573年),朱翊鈞即位,是為明神宗,為母親李氏上尊號為慈圣皇太后。六年三月,加尊號曰慈圣宣文皇太后。十年,加尊號曰慈圣宣文明肅皇太后。十二年,與陳太后一同謁山陵。二十九年,加尊號曰慈圣宣文明肅貞壽端獻皇太后。三十四年,加尊號曰慈圣宣文明肅貞壽端獻恭熹皇太后。萬歷四十二年二月崩,上尊謚曰孝定貞純欽仁端肅弼天祚圣皇后,合葬昭陵,別祀崇先殿。



7.png

萬歷皇帝


《元明事類鈔》卷五《星見燕分》中記載,“慈圣太后降里中,異香彌旬不散?!鄙褡诘腔笥诰焹刃藿ù葔鬯?,其內供奉有九蓮菩薩像。據說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孝定皇太后夢中曾得九蓮菩薩授其經書,與九蓮菩薩產生關聯。但對于慈圣被稱為九蓮菩薩及《九蓮經》一事,記載眾多,未能統一。



8.jpg

慈壽寺九蓮菩薩石碑


據萬歷十七年(1589)侯繼高所寫《補陁落迦山志》的序言,萬歷十四年(1589),李太后慈寧宮與皇宮中的瑞蓮相繼盛開,“房中既吐重臺,臺中復結蓮薏”,慈圣皇太后及神宗賜予輔臣觀賞。蓮花乃是佛教的象征物,神宗為討母親開心,也有意借題發揮,命人繪制瑞蓮圖,十一月十二日發下六軸于內閣大學士申時行、許國、王錫爵等人,命各撰賦二首。


萬歷帝認為是一瑞相,李太后更因此兩度派宦官捧觀音像至普陀山進香。次年,遂有神人在太后夢中傳授《佛說大慈至圣九蓮菩薩化身度世尊經》一部,這部經稱九蓮菩薩(又稱圣蓮菩薩)是觀音的化身。


那時正值專門為慈圣創建的慈壽寺建成。于是神宗敕命在寺中修慈壽塔,塔下建碑亭,“左碑前刻紫竹觀音像并贊,明萬歷丁亥年造,后刻申時行、許國、王錫爵《瑞蓮賦》;右碑前后魚籃觀音像亦有贊,后刻關圣像并贊”。而慈壽寺的后殿供奉著“九蓮菩薩”,像為“七寶冠帔,坐一金鳳,九首。



9.png

慈壽寺九蓮菩薩石碑拓片


可見此前,“九蓮菩薩”已經被有意的附會到慈圣太后身上了。

顧炎武(1613—1682)《圣慈天慶宮后記》中有“萬壽中尊孝定皇太后(即李太后)為九蓮菩薩”的記載,可見當時人們認為李太后就是九蓮菩薩,九蓮菩薩的信仰和圖像在李太后和萬歷帝的積極推動下,流布極為迅速。

在當時的情境下,這些傳說的流行,使孝定皇太后在自身與神仙之間建立了聯系,自此以后,她不僅是一個凡人,也是天上神仙的化身或使者。她信奉佛法,由于皇太后這一顯赫的地位,積極推動佛教事業的發展,每每請停秋決、修廟宇,所以民間一直流傳其“九蓮菩薩”的稱號。



10.jpg

萬歷皇帝御制 佛說大慈至圣九蓮菩薩化身度世尊經


榮寶22秋拍此《佛說大慈至圣九蓮菩薩化身度世尊經》中牌記刊“……大慈至圣九蓮菩薩化身度世尊經一藏以此功德上報……?!敝小按蟠戎潦ゾ派徠兴_”正是孝定皇太后的神化稱謂,即為那個時代僅留存的唯一見證文物。


二、孝定皇太后與晚明崇佛活動


明清兩朝,被普遍認為是佛教史上的衰落期。在這個階段,值得稱道就是晚明的“復興”運動了,在這場運動中無法拋開這樣一個人物——孝定皇太后,正是她的參與,讓晚明佛教得到了更多政治上的支持。



11.jpg

河北正定龍興寺慈圣皇太后捐贈四面佛




明神宗即位后,繼承其父穆宗崇奉佛教的政策,其母孝定李太后更是禮佛甚勤,《明史》記載:慈圣太后“顧好佛,京師內外多置梵剎,動費巨萬,帝亦助施無算?!辈粌H熱衷創建寺院、舉辦法會,對于佛教經典的流傳,也十分重視,用行動表明了自己對佛教的擁護態度。





2.1大藏經的頒賜


萬歷年間大藏經的刊刻以及頒施,在當時的社會成為一種急需和珍視,尤其是皇太后所頒賜佛經,“寺剎之得邀頒賜者,視同珍秘?!?br/>


 

12.jpg

慈圣太后慈圣所頒《大藏經》



萬歷十四年頒施之后,萬歷十七年,慈圣太后又捐內帑銀于漢經廠,印刷二十藏“散施各省名山寺院,延請課誦”。這兩次的頒藏,共同促成了萬歷十四年到二十二年的崇佛高潮。除此之外還有萬歷二十九年,神宗令印造大藏頒施在京及天下大事名山寺院供奉”。萬歷四十二年,慈圣去世,神宗以“圣母升遐,戀慕不忘,廣為祈福,擇海內名山古剎六所,分置藏經”。


萬歷年間的四次頒藏,對于佛教經典的傳播,以及振興名山佛寺道場,都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2.2寺廟修建


佛寺作為佛徒的居住地和信仰的神圣領域,是佛教徒以及信眾精神依托的可靠保障。中國寺廟建筑的興廢頻率相當高,佛寺的消長是佛教盛衰的重要標志,修寺布施也被認為是無上的功德,故而慈圣極為熱衷。


慈圣修寺始于萬歷二年,為追念穆宗,兼為神宗祈福,捐資重修穆宗受厘之所海會寺,同年三月至五月,還命馮保重修了普安寺。同年所建承恩寺應該是此間規模最大的工程。



13.jpg

慈圣寺瑞蓮圣母像




萬歷四年隨著承恩寺的落成,慈圣又開始修建護國慈善寺和慈壽寺兩座大寺。慈善寺是“為恭祝今上圣主萬壽無疆”,而慈壽寺所建乃是“為圣母祝也”是慈圣第一次為自己所修寺院。



14.jpg

慈壽寺






京師原有番經漢經二廠,乃歷代皇室崇佛所用。嘉靖年間崇道排佛,年久失修,已不可用。隆慶帝本欲修復,因早亡未能如愿。萬歷五年,慈圣太后欲建“一寺以藏經焚修,成先帝遺意”,宮中無不捐資,命太監馮保于西直門外七里,建萬壽寺(現北京藝術博物館,去年重新對大眾開放,大家可以去參觀)。





15.jpg

萬壽寺




萬歷六年,慈壽塔寺修建完畢,慈圣命皇上遣太監去五臺山建釋迦文殊舍利寶塔。不久又在五臺山敕建三塔寺,萬歷七年慈圣復捐金,命修建大寶塔院寺。這也是第一座明確為神宗祈儲所建的寺院。萬歷九年,又派太監李友重修了大文殊寺,即菩薩頂真容院。



16.jpg

大寶塔院寺






萬歷十四年后以頒賜《大藏經》為契機,慈圣的崇佛范圍,由原來的以京師內為主擴展到全國各大名山佛寺。萬歷二十六年,慈圣敕命重修京師香光寺,告成于二十八年秋九月,萬歷三十三年十二月賜《大藏經》一部。萬歷三十一年,于京師青龍橋側建慈恩寺,歷時一年告成。萬歷三十三年冬,慈圣在京師之南廣慈寺建法會,為神宗祈壽。


萬歷中后期的崇佛高潮,重點在京師之外的名山佛寺。此間慈圣興修了大量的佛寺,并對各寺住持僧人等進行了豐厚的賞賜,范圍之廣,遠超以往。其中四川峨眉、山西五臺、南海普陀等山,因歷來名聲顯著,更是受到特別優待,展現出少有的繁盛局面。





17.jpg

永明華藏寺






峨眉山佛教修造在這一時期達到高潮,除護國草庵寺、大佛寺、圣壽萬年寺、永明華藏寺之外,還有新開寺,降龍院,保寧寺和龍門院等。據胡世安《登峨山道里記》記載,明末峨眉山佛寺已達八十余座,達到空前的規模。此外,對普陀山的頒賜主要集中在法雨禪寺和普陀禪寺。法雨禪寺,亦名后寺,初名海潮庵,后改名海潮寺、鎮海禪寺、法雨禪寺。萬歷二十七年,獲賜大藏。三十三年,如壽與如光增建殿宇。三十四年,準御馬監太監黨禮之請,賜額“護國永壽鎮海禪寺”。三十九年,“遣張隨等赍賜帑金千兩祝厘飯僧,又遣黨禮等赍賜鎮海禪寺《大藏經》”并護藏敕。四十年閏十一月十九日,寺毀于火。四十二年,住持了空重建,不久即恢復原來規模。


 慈圣太后長期的崇佛活動,興建寺院捐金布施時,往往帶動上至宮內貴人諸王公主,下至宮女太監共同捐資,而這些人也會經常自己獨自興修寺院及布施財物等。直到慈圣去世,宣告她一生的崇佛活動結束。此后幾年,萬歷皇帝出于對母親的懷念,仍然進行了許多活動。萬歷四十二年八月,對蘇州開元寺等天下寺院進行了萬歷朝最后一次頒藏活動。





18.jpg

《萬歷皇帝御制 佛說大慈至圣九蓮菩薩化身度世尊經》




萬歷四十四年印造兩部九蓮菩薩經:一部仿道經,名《太上老君說自在天仙九蓮至圣應化度世真經》,對慈圣進行神化,定名為“九蓮菩薩”。一部仿佛經,名《佛說大慈至圣九蓮菩薩化身度世尊經》,本次拍賣就有一部,萬歷皇帝御制,萬歷四十四年刊本,內府原裝,十分精美。



隨著朝廷的大力支持,京師內外掀起佛寺興修的高潮,與當時佛教界僧俗共同使晚明佛教走向了復興之路。






Lot.2322

西天取總經題名

19.jpg

明刻本

1卷 旋風裝 白綿紙

高10.5cm


是經為旋風裝,初刻初印,保存完好。首有佛圖,后有韋馱像,間有南京開寶塔、鳳翔法門塔等寶圖二十馀。后有牌記“大明慈圣皇太后發心造”。慈圣皇太后是明朝萬歷皇帝朱翊鈞生母,娘家李姓。故此本當為明萬歷朝所刊制。






Lot.2323

萬歷皇帝御制 

佛說大慈至圣九蓮菩薩化身度世尊經

20.jpg

明萬歷四十四年(1616)刊本 

1冊 經折裝 白綿紙

32×11.8cm 


是經明代內府原裝,白棉紙精印,卷前有精美扉畫一幀,卷末韋陀像。卷末有“當今皇帝謹發誠心印造/大慈至圣九蓮菩薩化身度世尊經一藏以此功德上報/慈仁下資群有覩蓮經獲生樂界皈法門永免輪回增/眇躬之遐算由蓮品以生成延寶歷以無疆荷/圣根而長就邦家蒙化遐邇沾思三界十方咸依/陰庇經寶流通法輪常轉,大明萬歷四十四年歲次丙辰十一月十九日印施”字樣。萬歷的生母李太后最出名的事是她好佛。在宮中,她被說成菩薩的化身,尊稱為“九蓮菩薩”。此經當為李太后祈福所印。




37.jpg



拍賣預告
精品賞析
  91精品国产偷窥一区二区